把握热点走向,尽在热点资讯网.
当前位置 : > 新闻热点 > 泰国tina人人网 > 正文

泰国tina人人网 护卫中欧班列的“蜘蛛侠”:出国门就代表国家形象

2017-09-23 10:04:29作者:陈汝羲 浏览次数:32785次
摘要:摘自泰国tina人人网“呵呵……别这样嘛,林总,有事吗?有事的话我现在就过去。”左非白脸上浮起微笑,似是在回忆:“说点儿什么呢,给你讲讲我师父吧,我师父可能都有一百岁了,但他却是个很有意思的人,完全没有得道高人的老神仙模样。”王铁林奇道:“怎么了,洪大师?”

“额……还是不愿意出手么?”左非白叹道:“不过,袁师傅,来都来了,不如先听听我的想法吧?”左非白变招也快,凌空挽了个剑花,削向道心的腿。明三秋一言不发,便向回走,左非白和洪浩无法,便跟着明三秋上去了。

  中欧班列比普通货运列车速度快、路程远,每次编组都要再三检查确认,确保万里之行万无一失

  护卫中欧班列的“蜘蛛侠”

  9月13日,本报记者走进中欧(郑州)班列始发站――郑州铁路局圃田车站。7天前的16时40分,第5000列中欧班列就是从这里鸣笛出发,满载着650吨货物开往德国汉堡。

  “累咱也愿意!能参与到‘一带一路’建设中来,我骄傲!”说这话的是李秀明,她是郑州国际陆港公司多式联运场站的一名接货员。最初,这里只有她一个人,现在6个人两班倒,还很紧张。“现在天天都是高峰期,每人每天最少要接20票以上,货物是否正确、包装是否完好等等,每个细微的环节都马虎不得。”李秀明说。

  出了国门就代表国家形象

  2013年7月18日,首趟中欧班列(郑州-汉堡)从中国郑州发往万里之遥的德国汉堡,成为国内最早实现双向对开的班列。如今,从每月一趟到每天一趟,时速从80公里提升到120公里,运行时间从最初的18天压缩到13天……经过4年疾驰,中欧班列(郑州)唤醒了沿途沉睡的资源,带动了经济要素的广泛流动,成为一条不容小觑的国际大通道。

  鲜为人知的是,每一列中欧班列(郑州)在驶出之前需要经过繁复的过程。首先,郑州北站与郑州北车辆段密切配合,认真挑选合格车辆。集结后,将车组转运到圃田车站,迅速组织调车作业和装车,环环相扣,确保班列正点开出。

  这其中,离不开铁路系统各个工种间的密切配合,而被铁路人称为中欧班列“编程师”的调车作业员是班列驶离国门前整个作业环节中最为危险的工种,也是保障列车运营安全的重要一环。

  “中欧班列比普通货运列车速度快、路程远,对车体的要求也更高。每次编组中欧班列,我们都要再三检查确认,确保万里之行万无一失”。在圃田车站调车组内,调车指导芦纯建说。

  “我干了30多年,看一眼就知道有没有问题,但还是不敢大意,这车出了国门可代表着咱国家形象!”13时02分,调车员王再友开始猫着腰挨个检查车体。他今年51岁,拥有一双全班组的人都服气的“火眼金睛”。

  “钩销是否落下?风管和折角塞是否关闭?”王再友需要挨个检查45节车体,有问题或者不符合要求的需要重新拆分连接。

  “一关前二关后,三摘管四制动,五拧手闸再挂钩。”王再友嘴上说着,身体却一刻也不停。只见他戴上双层手套,关掉前后阀门之后猛一用力,摘掉了连接在两个车体间的风管,接着关掉制动闸盘,拧紧手闸后去掉了挂在闸盘上的安全挂钩。整个过程不到半分钟,王再友一秒钟也不敢分心。“风管在行进过程中气压约500帕,摘掉时既要有力量还要有技巧,否则非常容易受伤。”

  “粘”在车体上作业

  车厢拆分连接后,王再友扒上了车体侧面不足一米高的车梯,充当调车时列车行进中的向导。 随着调车长一声令下,车开始缓缓移动,以20至40公里的平均时速开始行进。此时的王再友一手紧紧握着梯子,另一只手抓着集装箱的边缘,身子呈弓状,半悬空跟车前进,像极了“粘”在车体上的“蜘蛛侠”。

  为了保证遇到突发情况能够及时解决问题,王再友紧紧盯住前方,观察路况、确认道岔变换信号,并通过对讲机向司机传达启动、停车、连接等信息,确保调车行进时运行安全、方向无误。而这个相当消耗体力的过程,短则5分钟,长则半小时。

  “这项工作比较危险,人扒着车体,头顶是几万伏的‘电老虎’,脚下的铁轨是‘地老虎’。”29岁的调车长赵昀说,刚开始学调车时,难免有些担心。

  “虽然危险,但调车引导工作目前只能由人工来保证。”赵昀解释说,因为调车具有随机性,如果想实现信息化向导,就意味着必须给每节车身前后都装上摄影头,成本可想而知。

  除了危险,这也是个吃苦的活。一年四季,无论天气多么恶劣,调车工作从不停歇。

  “夏天干活,最怕的是中午那会儿。车动的时候,扒在炙热的车梯上,热浪扑面而来,半个小时的扒乘作业感觉能出一瓶子的汗。”调车长杜培说,因班列发车时间不同,调车作业员需要12小时一轮班,24小时待命。如果早上发车,调车工作就要从半夜开始。寒冬里,霜雪湿滑刺骨,调车员几乎抓不稳车体,需要带上两双手套才能坚持……

  一双鞋只能穿一两个月

  13时48分,嘹亮的汽笛刺破燥热的空气,一列橘色的中欧班列(郑州)缓缓开启征程。 圃田车站现有4个调车班组,其中,35岁以下青工占比超过80%,新进年轻人往往不太愿意干这个“飞檐走壁”的工种。而在正式上岗前,新人需要接受半年到一年的培训,并通过严格的考试。

  8条到发线,17条货物作业线,仓库雨棚近5万平方米――据介绍,每个调车员日均有200多钩的作业量,全部干下来至少相当于25000步的路程。由于调车员们多半行走在股道间的石砟路上,为了避免滑倒和硌脚,解放鞋是他们的标配,但一双鞋往往也只能穿一两个月便被磨破。

  “干这活没啥特别的技巧,但是需要踏踏实实。要知道,火车少了哪个环节,都是开不起来的!”调车员崔建伟感叹道。他算过,自己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几百公里外,但在圃田车站当了十几年调车员,扒在各类货运列车上经过的路程,竟有十几万公里。

  正是这群“蜘蛛侠”的努力,保障了中欧班列(郑州)每天的顺利开行。

  4年来,中欧班列(郑州)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“经贸交流使者”:从500公里集货范围到1500公里集货区域,中欧班列(郑州)境内合作伙伴达1700余家,境外合作伙伴达780余家,网络遍布24个国家121个城市。

  “中欧班列(郑州)已经成为河南省、郑州市对外开放的亮丽名片。随着中欧班列(郑州)密集开行,依托‘一带一路’建设和‘米’字型高铁建设,郑州加快建设成为连通境内外、辐射东中西的国际贸易枢纽。”郑州铁路局党总支书记陈国辉说。

  “驼铃古道丝绸路,胡马犹闻唐汉风。”早在2000多年前的汉朝,张骞出使西域,发于中国腹地经新疆西延的丝绸之路由此打通。如今,满载希望的“钢铁长龙”驰骋在亚欧大陆桥上,在横贯万里的丝路上穿行。

“不,我会继续住下去的,因为,我遇到了更厉害的大师,是真正的风水大师,他从根源上帮我化解了宅子的风水问题,所以以后都不会有事了,还有……这一切,或许都是王番那狗日的布下的局!”乔云笑道:“结果朝廷的人到了地方,掘开泥土一看,李淳风的定针,居然一分不差的插在了袁天罡的铜钱钱眼之中!”张森问道:“冒昧问一下……您是不是那个非白基金的创始人?”

左非白不敢多看,也不敢多想,只是说道:“没事了,柳老师,你摆脱了他,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。”黎颖芝笑道:“好吧,但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……到时候,不要拖了后腿才好。”

“额……因为不熟悉路,所以早点来,怕迟到。”左非白道。“当然看到了,我又不是瞎子,就是问你,什么叫做‘九如’啊?”

闻着杨蜜蜜头发上传来的醉人香气,左非白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保护欲,轻轻地拍了拍杨蜜蜜的美背:“没事了,蜜蜜,那种人,你没必要为他伤心,不值。”刘涛到了此时,心中已经明白过来,审判长涂品是周清晨的人,他心道不好,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法表露出来,只得说道:“审判长,据算左非白不能以正当防卫,那也是防卫过当致人死亡,不可能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啊!”